2019年,中国互联网让你失望了吗?

admin 2020-09-09 阅读:
近年来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在一二线城市逐渐消退,人口红利逐渐消退,互联网大头的增长则意味着挤压其他玩家的空间,互联网行业走到了本轮技术周期的末端,新一轮技术周期尚在...
  今天是2020年1月2号  回顾2019,有朋友开始创业了,有朋友去了头条,不过好像大家都不太像是前些年那样气势高亢。  在2018年的时候,我们说“腾讯没有梦想”,可是到了去年的时候,好像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失去了梦想,大家不再仰望星空,有的只是妥协、平庸......  不知道去年从什么时候开始,新瓶装旧酒的“私域流量”火了起来,并且我们看到了资本的收紧、大环境下的增量难寻。当增长成为一个行业的热门词汇,从某种角度讲,该行业从增量市场变成存量市场,2019年是互联网增长触及天花板的一年,也是行业遭遇瓶颈的一年。  互联网寒冬中,百度是最先感受到寒意的,开年Q1上市以来首次亏损,其网络广告业务仅仅有3%的增长,BAT中的B逐渐被字节跳动代替,腾讯的增速也在放缓,这家创造了自从上市以来平均每个季度几乎以50%速度增长奇迹的公司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增速下降到了20%以下,微博Q3收入同比增长历史最低、滴滴顺风车时隔500天在运行没有鲜花,没有掌声......  在互联网就业方面,腾讯PCG30%人员优化、字节跳动某些部门找应届生谈话、哈啰全面冻结新增HC.......这类互联网大企裁员例子多不胜数,听到身边的朋友聊公司裁员,有的跳槽,有的想干点事情,互联网人人自危。  互联网行业在这一年走的异常艰难,大的背景首先是宏观经济增长的压力,2019年Q3中国GDP增长6%,为1992年以来最低。另一方面,根据一份关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报告显示,截止去年9月份中国移动互联网活跃用户规模超过11亿,但相比去年只增长了238万,而在18年这个数字是4607万。在用户停留时长方面,从18年的22.6%下降到7.3%。  没有一个行业能置于宏观形势之外;其次整个行业的人口红利逐渐见底,国民总时间增速几乎停滞,移动互联网存量抢夺战拉开帷幕,大家并没有从“流量思维”中跳脱出来。 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,我们也看到了阿里、美团、字节跳动和拼多多等依旧保持高速的增长,也诞生了李佳琪、李子柒这样的超级大IP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  说在最后 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在一二线城市逐渐消退,人口红利逐渐消退,互联网大头的增长则意味着挤压其他玩家的空间,互联网行业走到了本轮技术周期的末端,新一轮技术周期尚在孕育还未开启,正如罗振宇在《时间的朋友》2019跨年演讲中讲的那样,我辈应该熟悉困难。  对于2019年的中国互联网,你满意吗?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沐鸣2登录 -注册平台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沐鸣2登录 -注册平台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